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ruyiyi5050的博客

永恒的微笑

 
 
 

日志

 
 

2010年05月24日  

2010-05-24 14:23:46|  分类: 禅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光和守培法师之间的辩论

 

当时,社会上把印光、兴慈、守培合称为三大师,可见印光和守培在当时的道誉之隆不分上下。当年守培法师写《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一文以后,印光法师马上写文驳守培法师的《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守培法师进一步写文驳印光法师批评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现转载于此。

印光法师驳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

     窃谓末法世界,于禅教律中,能断惑证真,现身即出轮回生死之外者,实难其人,以仗自力故。唯净土法门则不论上中下根,但具信愿,皆可往生,仗佛力故。而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初言“信愿念三如鼎足,缺一不可。为古人一时逗机之谈,非普通之语。今人执定,则甘露反成毒药矣”。如是则以佛及东土诸大祖师,宏扬净土者之言论,皆毒药也。何以故,令人决定生信故。下又云:“念佛必定要生信发愿,非信愿不可。如起信发愿,必定要念佛。非念佛不可。如此岂异定方医病,难免误人。灵丹妙药,病者当饮,病去当除。不病者虽有妙药,不可饮也。”若如彼说,则佛与西天东土诸祖师善知识皆误人之庸医也。病者当饮,不病者不可饮。试问谁为不病者。普贤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教证齐诸佛之善财并华藏海众。以其皆未全体离病,故令饮药。今守培法师为教佛乎?为教九法界乎?若是教佛,则光愚劣,不得而知。若教九法界,不亦与佛普贤,及诸善知识相反。此种大节目,尚某不以为非而登之,则恐招祸不浅。至下云:无五戒十善之法,无纲常之道,无谛缘六度万行等法,直是不成话说。灵峰谓“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铜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无信原,总属自力,虽则功夫纯笃,尚未至于业尽情空。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未至业尽情空,则自力亦不能到彼佛菩萨境界之极乐世界。此种语言,乃不刊之论。三世诸佛之所赞叹者。今守培法师,想是高登毗卢顶之大善知识。否则何能驳此。凡修行人,无不持戒修善尽纲常伦理之道。故大小乘律中皆有一切恶莫作,当奉行于善之略文。今谓一心念佛者,皆无其德与道,则此一心念佛之人,为泥塑木雕耶?为仍着衣吃饭与世人无异矣。若着衣吃饭,何可无戒善纲常乎?又既着衣吃饭不碍一心,然则生信发愿何为便夹杂而不一心乎?一言以蔽之曰,只知说大话,未曾实行故。祈发大慈悲心,破我之邪见谬执,俾守培法师之论,遍布中外,则是光之所馨香祷祝也。以此宏法则非光之愚劣所能领会,故不得不为一上呈白其愚诚。如有妙谛,请为的确指示印光之所说不合道理。请为辟驳,以开茅塞。但须将光原书随函寄下,庶可对领座下妙义矣。顺请禅安。常惭愧僧印光顿首。(《海潮音》第六年第五期 1925年)



守培法师反驳如下(黑体是印光法师所说):
窃谓末法众生,于禅教律中能断惑证真,现生即出于轮回生死之外者,难其人,以仗自力故。
驳曰:吾佛八万四千法门,以禅教律为根本,禅为佛心,教为佛言,律为佛道。念佛乃佛教中之一法也。抑佛教而扬净土者,其惑甚矣!若禅教律三门修行,全凭自力,而无佛力者,释迦如来则无接引众生之处。佛若不接引众生,不异小乘自度,何以称为三界导师耶?当知禅教律,全体是佛力,时时放光接引昏迷众生,只恨众生不肯受接。而不知者,反谓佛不接引,难怪末法众生不出生死轮回也。
唯净土法门,则有论上中下根,但具信愿,皆可往生,仗佛力故。
但有信愿,皆可往生,念佛亦用不着,真是奇特!如旅客回家,不用足行,想到即到;用足行者,不能到家;岂非怪事乎?果然但具信愿,不须念佛,能到西方,则可说仗他力,不仗自力。若信愿后,还须念佛,然后生西者,则不可说仗他力,以自信自愿自念,非他信他愿他念故。若谓自信自愿自念佛,即是仗佛力者,然则,自信自愿自参禅,自学教,自持律,亦可说是仗佛力,为何但说念佛仗佛力,参禅持律仗自力耶?若谓念佛人临命终时佛来接引,即此名为仗佛力者,然则,参禅开悟,明心见性,亦见佛接引入如来室,所以古之禅师开悟后,于水边林下保养圣胎也。依教修行者,信成就后,亦见佛接引入十住,亦入佛胎也。如是凡修佛法者,工夫成熟,皆有佛来接引。若不接引者,或是工夫未成,或是走入错路。念佛亦然。念佛错路者,念佛之心不与佛相应,皆名错路,临命终时,佛不现前故。但我谓佛虽现前,亦不得名为仗佛力。何以故?临终佛现,即自心佛现,非他佛故。若他佛远来用力度生,我等众生,早被佛度,何得至今犹沉沦苦海也?再则,佛不见众生,佛若见众生,即不得名为成佛,心外有法故。众生亦不见佛,众生若能见佛,心外有佛非真佛故。如是而言仗佛力接引者,非正说也。复言禅教律仗自力者,亦非正说,以众生不能无因而修行故。众生学佛,即依佛而行,此即仗佛力也。众生无佛法,如孤掌难鸣,又如无舟不能渡海,是故众生,不得但言自力出轮回也。当知离佛力而言自力,则非真自力。离自力而言佛力,亦非真佛力。离自力则无佛力,离佛力亦无自力,以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佛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何得自说法门,而有高下耶?
而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初言信愿念三如鼎足,缺一不可,为古人一时逗机之谈,非普通之语。今人若执定,则甘露反成毒药矣。如是则以佛及东土诸大祖师宏净土者之言论皆毒药也。何以故?令生决定信故。
如来说法四十九年,其中大小顿渐,无非对机设教,应病下药,佛法中人皆如是说,非培独如是说也。若演教者,不论众生根机大小顿渐,概以一法对之,违如来对机设教,何异世之庸医,不察病之风寒暑湿,概以一方治之者乎?众生有种种病,诸佛有种种药。汝以净土一法教种种众生,药不投病,岂非变甘露成毒药者乎?果然一法能教种种众生,就此一卷弥陀经,足以度尽众生,何必更说种种教,错乱众生也?佛及诸祖教人生决定信者,正是对病下药:如此病,必用此药;非此病,决定不用此药;是为生决定信。若此病彼病皆用此药,正是令人失决定信矣。余言:今人不问何病,皆用此药,变甘露成毒药,何得扯及佛及诸祖之言论皆毒药也?
下又云:念佛必定要生信发愿,非信愿不可。如生信发愿,必定要念佛,非念佛不可。如是定方医病,难免误人。灵丹妙药,病者当饮,不病者虽有妙药不可饮也。如是彼说,则佛与西天东土诸祖师善知识,皆误人之庸医也?
佛经祖语,留传世间,如古医师留传良方,热病治以凉剂,寒病治以热剂等类。后世庸医,初以凉剂治热病,立见功效,即以此为奇方。后来不论风寒暑湿,概以此方治之,以致误人。此误之过,是在后之庸医,非在古医师明矣。余谓:今人虽当遵古,亦不可不知变通。若执定古法,不论根机大小,是为误人之庸医,非谓佛祖皆庸医也。
病者用药,不病者无用。试问:谁为不病者?普贤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教证齐诸佛之善财,并华严海众,以其皆未全体离病故,令饮药。今守培法师,为教佛乎?为教九法界乎?若是教佛,则光愚劣不得而知。若教九法界,不亦与佛普贤及诸善知识相反?
杂念是众生生死病根,一心是众生本来面目。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如铜墙铁壁相似,试问:此人还有什么病?若有病者,何成一心?若无病者,何须信愿?犹如未渡河者,教彼登舟,已渡河者,教彼舍舟,是为正理。若已渡未渡不分,概教彼登舟,岂有此理乎?又九法界众生各有病不同,有病此而不病彼者,有病彼而不病此者;有此病当饮此药,无此病不当饮此药;有彼病当饮彼药,无彼病不当饮彼药;非全无病也。若诸病皆痊,念佛何为乎?世间固无不病之人,亦未有诸病俱发之者。至于普贤以十大愿王,导华严海众归极乐,而问我教佛乎?教九法界乎?我非教佛也,亦非教九法界也。我论一心念佛之人,个个生净土,我不知与普贤导海众归极乐,何反之有也?
此种大节目,和尚尚不以为非,而登之,则恐招祸非浅!
一心念佛即得往生,为招祸之大节目,这才是大善知识的声调,不愧不愧!培说一心念佛,亦痛觉其非,以大地众生本来是佛,何须更言念佛?三界原是净土,何须再说往生?即如此说,亦早不唧溜,何况复说什么念佛?什么往生?无事生事,头上安头,真抬祸不浅矣。古人云:“一念不除,三途业因”,的乎言也!细觉招祸之元,深恨云门不生佛前,一棒打煞,贵图天下太平,免得儿孙招祸。
至下云:无五戒、十善、三纲、五常、四谛、十二因缘、六度等法,真是不成话说!
我亦知此处说得欠道理,不曾将心经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乃至无智亦无得,一齐凑来,则更惹人怪笑,不成话说了。
灵峰谓: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一心不乱,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铜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以无信愿,总属自力,虽则工夫纯笃,尚未至于业尽情空。
请老法师,将一心不乱的境界看清!若未曾亲到一心,亦当以理推之,不可随于世俗,非一心为一心也。所谓一心者,杂念不生也。所谓不乱者,万法一如也。万法一如,有何业而不尽乎?杂念不生,有何情而不空乎?情不空,心何能一乎?业不尽,念何能不乱乎?我谓一心不乱,业已尽,情已空矣。再加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又非暂时偶得可比矣;如铜墙铁壁相似,业情毕竟不能复起矣。至此而说业未尽,情未空者,为不识一心耶?为强词夺理耶?我不得而知矣。当知丝毫妄情未尽,不成一心,此犹在事上说。若以理言,连业情的名字亦不容有,还说什么尽不尽,空不空欤?灵峰非不了一心之理也。而作此说者,为要令不信者生信,不愿者发愿,是为激发之词,非谓一心不乱者真不得往生也。识者,当观察其文情,不可死于句下。我恐不了灵峰之意者,执句而迷理,故作此论。今果不无其人,悲乎!

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未至业尽情空,则自力亦不能到彼佛菩萨境界之极乐世界;此种语言,乃不刊之论,三世诸佛之所赞叹者。今守培法师,想是高登毗庐之顶之大善知识,否则何能驳彼?
我闻佛力无边,彼云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佛力独在信愿上用,除信愿则佛力无用处。佛力乃如此之狭小,反不如众生力,能信能愿,能念佛,能参禅,能学教,能持戒,能作一切事。如彼所说,自力之外,别有一种佛力,能接引众生。众生信愿则接,众生念佛则不接。噫!佛反贱佛而贵信愿,谁能信乎?业不尽,情不空,不能生净土,佛所赞叹,我深信之。念佛至一心不乱,风吹不入,雨打不湿,不能生净土。此种语言,为三世诸佛所赞叹,不知出于何经?请指示之!若言信愿为生西之关要,非经过此不能往生,则犹可信,以非信不能发愿,非愿不念佛,非念佛不能往生故。若以自力佛力,分别生与不生,我决不信也。如彼言,参禅学教为自力,生信发愿为佛力,依此而分自力佛力,非但佛力不是佛力,自力亦不是自力,皆生死之业力也。彼以生死之业力,认为自力佛力,岂不可笑!所谓自力者,不假外缘,自能消弭一切障碍;能自主张,不为一切万物之所挠动;能转万物归自己,能延一月为万年,能促万年为一念。如是自即弥陀,自即极乐,独断独行,不假外助者,是为真自力也,亦真佛力也。自力佛力,岂有二哉?然此自力佛力,他人不得而有,唯一心不乱者始得之,此我非驳灵峰也,乃依顺佛说也。念佛人无信愿,犹如有枝末无根本,大是奇谈!彼不思念佛,即信愿之标帜,若不信佛,从何而作念耶?念佛人虽不言信愿,而信愿自在其中,犹如生草,虽不见其根,根自不无。弥陀经云:一心不乱,乃至即得往生。藕益云:一心不乱,乃至无得生之理。弥陀经云:阿弥陀佛接引念佛之人,未说接引信愿之人。(守培法师主要观点之一)

评者云:阿弥陀佛接引信愿之人,不接引念佛之人。彼等自异佛说,而不许人随顺佛说,随顺佛说者名为驳彼等,如此强霸之道,岂佛门中所应有乎?

凡修行人,无不持戒修善,尽纲常伦理之道。故大小乘律中,皆有一切恶莫作,当奉行于众善之略文。
一心念佛者,虽不持戒,亦不犯戒;虽不行善,亦不作恶;虽不事纲常,亦不悖逆人伦。请看此人,为修行人耶?为非修行人耶?为善人耶?为恶人耶?
今谓一心念佛者,皆无其德与道,则此一心念佛者,为泥塑木雕耶?为仍着衣吃饭,与世人无异矣?
一心念佛,万行具足,无道,则道满三千,无德,则德周沙界。一心念佛,非违背一切,乃无暇于一切也。禅宗祖师说:不作善,不作恶,不除妄,不求真。说他泥塑木雕可,非泥塑木雕也可。此人虽穿衣吃饭,但不同常人。何以故?终日吃饭,未曾嚼着一粒米;终日穿衣,未曾挂着一缕丝;一心念佛者,亦复如是。
若着衣吃饭,何可无戒善纲常乎?
一心不乱,万象皆空,觅自身尚不可得,戒善纲常,将何安寄?若以戒善为戒善,纲常为纲常,则不异世人见色作色想,闻声作声想。想色则被色缚,想声则被声缚,终朝随境迁流,千变万化,安得名为一心不乱者哉?
又既着衣吃饭,不碍一心。然则,生信发愿,何为便夹杂而不一心耶?
一心念佛之人,着衣不作着衣想,吃饭不作吃饭想,生信不作生信想,发愿不作发愿想。然则如何呢?着衣即是念佛,吃饭亦是念佛,生信亦是念佛,发愿亦是念佛,行坐住卧,头头是道,处处念佛,除佛而外,更无别事,是以谓之一心念佛。倘若穿衣吃饭是穿衣吃饭,生信发愿是生信发愿,则眼前万事万心,交乱如麻,如何能不夹杂耶?否则,一心、乱心,如何分别耶?
一言以蔽之曰:只知说大话,未曾实行故。
“说大话,不实行”,真是金石之言,针得末世人之通病。近时善知识,口谈佛祖,却不知如何为佛,如何为祖;口说一心,而不知如何为一心;口谈念佛,而不知如何为念佛;口谈修行,而不知道在何处;言之至此,不觉令人愧煞!然而说大话者,有不得不如此者,如逢山说山,遇水说水。余见一心不乱之文,而作一心念佛之论,岂知什么大话小话也?至于不实行者,亦有二故:一不明道理者,虽行而不实也;二明道理者,知道不可行,所行者非道也。如培出家,三十年来,觅个真实行处,了不可得。若有,大善知识示我个真实行处,我当如佛供养。
祈发大慈悲心,破我之邪见谬执,俾守培法师之论遍布中外,则是光之所馨香祷祝也!以此宏法,则非光之恶劣所能领会,故不得不为一上呈白其愚诚。如有妙谛,请为的实指示。印光之所说不合道理,请为辟驳,以开茅塞。但须将光原文随函寄下,庶可对领座下妙义也。顺颂禅安!常惭愧僧印光顿首。
我知印老此函,从慈悲心出,非攻讦之可比也。我所以辨驳者,欲明一心念佛之真理也。印老若明一心之真理,对于一心念佛之论,必无所批评矣。一心不乱,不但为净土法门之关要,亦为一切法门之关要,学佛者误认此理,即错乱佛法,是以不得不一申辨驳也。谨将常人所认之一心,略为说之。常人所言一心者,念佛时,工夫纯笃,妄念不起,念后仍同常人,即以一时不起妄念,名为一心不乱。不知此非一心耶。若以此为一心,世间之人无一非一心者。何以故?世人无二心,念此必忘彼,念彼必忘此,念此是一心,念彼亦是一心,岂非处处是一心乎?虽欲二心并起,岂可得乎?如是人人本来一心,何须念佛而成一心乎?又以念佛功力强逼他念不起,禅门谓之搬石压草,纵经百劫,终有生时,不名一心。若真一心者,万念俱消,亦名无念,无念之念,方是真念故。消诸念者,无须逼迫诸念不起。当知念从境生,空念者,必先空境,境空念自空。境空心寂,名为一心。如是一心,即是弥陀;如是一心,即是净土;非一心外别有弥陀、净土也。心外有弥陀,有净土,即非真一心,亦非真弥陀、净土。为彼一心不生净土,净土与一心各别,故论之耳。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7 17:03 编辑 ]

回复 1# 无狗友 的帖子

因为当时没论坛,论道没那么方便。不过两位法师护教心切都露于言表。

后来,守培法师圆寂时拒绝他人助念。

大家看看两位法师,哪一个的思辨痕迹重些?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7 17:57 编辑 ]
从智法师问:‘请问老法师,你过去修行、闭关,遇到不顺利的时候,你如何对付?'

广钦老和尚答:‘要有信心——在自心深处要有一依止。'

蓝老师问:‘您对带业往生是如何看法?'

广钦老和尚答:‘带业不能往生,经典中之“带业往生”不是一般人想的那样,你有愿心要往生极乐世界,临终时,如业力大于念力那还是不能往生,但会因你的愿力而转为人身,再继续念,如此转了几转,一直念到你的念力大于业力,就能往生。'



一切讨论为辅,实修为上。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7 18:27 编辑 ]
论坛哪位大德自认德行超过了两位法师方可评论
转贴  印光法师一生重視唸佛修持,對外在的事物並不熱衷。印光和太虛是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物,一個是極端守舊派的傳統僧侶,一個是佛教現代化的先驅。在太虛所轄的佛化新青年會發動激烈的改革運動時,曾對印光等類的傳統僧人,散發傳單,予以攻擊,並稱印光為「第一魔王」。印光在給武昌佛學院唐大圓的信中說

  「光生而愚拙,概不預社會諸事,而以不附和故,妄受彼等(佛化新青年會)誣謗,加以『第一魔王』之嘉號;而諦閑為第二、范古農為第三,以馬一浮為破壞佛法之罪魁。其傳單有三數千言,想亦早已見過矣。」




 又,民國十七年(西元一九二八年),太虛命大醒主持閩南佛學院,後來大醒編行《現代僧伽》,對舊派僧人,多所攻擊。淨心法師曾致函太虛云:


  「舊派意見,不難化除,而新派恐非易融洽。……昨閱《現代僧伽》一書,批評諦老、印老,及王一亭、黃涵老等。……任意汙謗,云是豬頭長老,蛆蟲居士。}


  太虛學生甯達蘊、張宗載等佛化新青年會將印光、諦閑說成是大魔王;太虛的學生大醒稱印光、諦閑是「豬頭長老」,稱王一亭、黃涵老為「蛆蟲居士」;用詞都是極為苛虐,令人驚心動魄。我們由印光信中所說「其傳單有三數千言」,及太虛弟子將印光等僧人稱為「魔王」、「豬頭」,可以想像彼時佛教改革派攻擊傳統僧人的激烈情形。這種情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小乘蛻變成大乘時,傳統的小乘佛教和改革的大乘佛徒間激烈的論辯,交相攻擊,甚至殺戮等情形。其後雖然大乘勝了,然而小乘的教義教理依舊被吸收,並保留了下來,小乘大乘由矛盾對立,而終歸於統一。同樣的道理,現代化的改革派佛教雖然隨著時局的變改,而取得了勝利,但以印光為代表的保守派勢力,他們所堅持的傳統修持法門,尤其是專心於唸佛等簡單易懂的往生淨土法門,也被現代佛教所吸收並宏揚。


  




[ 本帖最后由 颐之时 于 2009-12-27 20:27 编辑 ]
看到这样的贴情不自禁就会想 回一点
弥陀经云:阿弥陀佛接引念佛之人,未说接引信愿之人。(守培法师主要观点之一)




印光法师文钞写的很清楚

印光法师开示

甲 示念佛方法

  既有真信切愿,当修念佛正行。以信愿为先导,念佛为正行。信愿
行三,乃念佛法门宗要。信愿行三,具足无缺,决定往生。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
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言念佛正行者,各随自己身分而立,不可
定执一法。如其身无事累,固当从朝至暮,从暮至朝,行住坐卧,语默
动静,穿衣吃饭,大小便利,一切时,一切处,令此一句洪名圣号,不
离心口。若盥漱清净,衣冠整齐,及地方清洁,则或声或默,皆无不可。
若睡眠及裸露澡浴大小便时,及至秽污不洁之处,只可默念,不宜出声。
默念功德一样,出声便不恭敬。勿谓此等时处,念不得佛。须知此等时
处,出不得声耳。又睡若出声,非唯不恭,且致伤气,不可不知。(书
一二五)

-------------------------------------------------

学佛起点 皈依三宝。

这里面就有个“信”

净土法门

“信” “愿” 也是起点。

自己没有“信” “愿”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就象说偶不皈依三宝 对三宝没有什么信心 或者偶是信自己但偶在修佛法。
--------------

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

首先自己要有出离裟婆 往生西方之心吧

须知往生净土,全仗信、愿。有信愿,即未得三昧,未得一心不乱,亦可往生。且莫只以一心不乱及得念佛三昧为志事,不复以信愿、净念为事(都摄六根而念为净念。念佛时,常听自己念佛音声,即是都摄六根之下手处。切须注意)。或恐志大言大,未得实益,由不注重信愿,不能与佛感应道交,仍在此五浊恶世中,做苦众生耳。(文钞续编卷上第一百五六页‘复郁智朗居士书’)

一点个人想法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2-28 13:53 编辑 ]
一点个人想法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

-------------------------------------------------------------------------

大德 说一心念佛 有福德 他们的心与阿弥陀佛 也是相应的 有这样的特质。
他们一念周围 人都受益。 他们有清净心。有这样的福德
我们也可以 有这样的心。

反之为什么我们有些同修 家里一念佛 就看什么都不顺眼,全家都成了他的敌人,或者他一念反而给周围的亲人带来麻烦 与痛苦。这样的情况有吗?

一点个人想法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2-28 13:33 编辑 ]
一点个人想法

回复 6# miyoun9090 的帖子

忍不住了?一个月还没到呢!

我不评论是非,说什么对错。没发愿的可能嫌往生境界太低,不愿去阿弥陀佛化现的佛国,未尝不可能。就怕自己修行不够,高不成低不就。

没有对错。就像达摩悟性论最后要补充一句:“若未悟此大理者,即须早求人天之善,无令两失。”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8 11:32 编辑 ]
引用:原帖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8 11:20 发表
忍不住了?一个月还没到呢!

我不评论是非,说什么对错。没发愿的可能嫌往生境界太低,不愿去阿弥陀佛化现的佛国,未尝不可能。就怕自己修行不够,高不成低不就。

没有对错。就像达摩悟性论最后要补充一句:“ ...
梦参老和尚开示里

“他的根性很劣,对于佛果菩提道生怯弱心,就念佛好了。”

偶觉得老和尚讲的很对。
可能利根  都知道自己有那些不行。

觉得如果我们把老和尚的开示从头到尾看一下就明白老和尚在讲什么。
----------------------------------------

引“忍不住了?一个月还没到呢!”

给点面子是吧 呵呵~ 不过你说的是对的。谢谢,这是偶的习气,是要注意。

----------
“我不评论是非,说什么对错。没发愿的可能嫌往生境界太低,不愿去阿弥陀佛化现的佛国”

哥们,看过华严经吗看过普贤行愿品吗?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2-28 13:13 编辑 ]
一点个人想法
没看过。不过你引用我的话时,要引用全了,我后面还有补充呢。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8 13:16 编辑 ]
恩是偶不好

应引全了。

“我不评论是非,说什么对错。没发愿的可能嫌往生境界太低,不愿去阿弥陀佛化现的佛国,未尝不可能。就怕自己修行不够,高不成低不就。

没有对错。就像达摩悟性论最后要补充一句:“若未悟此大理者,即须早求人天之善,无令两失。””

净土往生恐怕不止人天之善

净土法门 是有他的方法 也有果。不然就不会称之为一宗。

当然你引的论,可能是在做个比方。

偶这人看东西就是心急。不好意思。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2-28 14:08 编辑 ]
一点个人想法

回复 11# miyoun9090 的帖子

你说得也对。

对我来讲,只要在三界内,都算人天之善。
达摩所言人天之善,是与“悟此大理”相比较而言的,非一般的人天之善。“悟此大理”乃登峰造极。
人与人,天与天,差别也很大咧。

[ 本帖最后由 无狗友 于 2009-12-28 14:11 编辑 ]



引文来源  印光和守培法师之间的辩论 - 【学修园地】 - 西园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